前妻离婚无效第199章爱情天天向上搭配

菜谱 2020年05月28日

前妻离婚无效 第199章 爱情天天向上

徐自知正觉得奇怪的时候,他已经语速很快的唠叨完,然后拉起了她的手,就往前走去.

这个一向话很少的男人,这阵子明显废话多了很多.

徐自知感到他的大手完全的包裹着她的手,手心还能感到他粗糙的掌心,握着她的那种燥热旆.

若是平时,还不觉得怎样,却是在看到他红了的侧脸的时候,才感到不平静.

也不是没拉过手,但是,现在的感觉,是不一样的窠.

原本他们这次旅行,就不一样,有一种谈恋爱来了的感觉,所以,此时的牵手,感觉就更不同了.

牵手,因为关系的变化,往往有着不同的寓意.

朋友的时候,这是单纯的拉手.

夫妻的时候,这是风雨同舟.

而恋爱的时候……

却是那么的羞涩甜蜜.

只是,结婚这么多年了,辗转这么多年了,他们才开始恋爱,是不是感觉有diǎn奇怪?

徐自知因为林絮忽然的害羞,心也跟着怦怦的跳起来了.

这时,拉着的手的感觉,都不一样了,手心就好像是会摩擦的磁铁一样,更加的燥热起来,互相拉着的手,就好像在不断的通着电流一样,让人想起来,整个身体都是酥酥麻麻的.

虽然明知道是异国他乡,不会有人关注他们,看他们,但是,仍旧会有一种,大家是不是都在往这边看啊,好害羞的感觉,在心里滋生着.

徐自知不禁的也低下了头去.

林絮在前面,还在生自己的气,他林絮什么时候这么矫情这么窝囊过?

他林絮想要女人,哪个不是上赶着就奔过来?

他林絮什么时候追女人还要那么费劲?

但还是不要去找一些中间机构是,偏偏,他对着徐自知,就是这么无可奈何.

连牵手都会这么的不好意思.

他特么的就不是男人,应该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中二青年……

这么想着,却还是理直气壮不起来,回过头,却看到,徐自知在后面,低着头,虽然已经不是xiǎo女孩了,可是脖子上还带着diǎn婴儿肌肤般的绒毛,在阳光下看的更加清晰,她勾着他的手,唇角微微的勾起,是微笑的样子,含羞带怯的表情上,带着diǎnxiǎo女人娇羞,样子煞是好看.

林絮眯着眼睛看着,也不禁的跟着笑了起来,握着她的手,步调渐渐的放缓了些,好让她跟的不那么费力.

天气虽然不太暖,但是拉着的手却是滚热的,他们越走越往上去,渐渐的,人群便多了起来.

原来又到了什么古城墙旁边.

雅典是一座古老的城市,旅游区有不少的建筑群,让游客接连的观光,游客渐渐多了起来,两个人穿梭在各个人群中看着.

古老的城镇上,过去的繁荣如今已经是一堆的石头,从那些至今还在泛着光泽的大理石上,可以看出那时的技艺的精深,不是旅游旺季,这里人还少了许多,就这样,也人不停的有人穿梭,可见若是旺季.这里该有多繁盛.

爱琴海的名字取的太好,多少浪漫的故事在这里发生,在这里繁衍,多少情侣慕名过来蜜月,感受浪漫的地中海风味.

徐自知笑着,不时的望向林絮,总是带着一股预言还休的意思,林絮舒了口气,説,"你总看我干什么?"

徐自知説,"没事,觉得你跟我拉手蛮奇怪的."

奇怪?

她的他老婆,有什么奇怪的?

"奇怪什么,又不是第一次了!"

就是在以前,他们也不是没拉过手的,只是那个时候,他们还不是这种关系.

"啊,确实不是第一次,但是,以前不一样吗,不过,以前拉手其实应该更奇怪吧,那时候我跟你又没关系."徐自知説.

"喂,以前还不是因为你,我才去拉你的,记得吧,那是你带了太多东西,爬山的时候要累死了,我看你可怜,才过去拉着你一起走."

"喂,我带的东西是很多,但是后来不是都用上了?所以我是有先见之明,你还跟我吵,説我麻烦."

"你就算不带我们也死不了,缺了什么去买不就行了?你偏要带那么多东西,最后还要靠我拉着你上去."

"是你自己主动过来拉我的好不好,我也没求你,而且就算你不拉我,我也一样能背着东西到山dǐng的."

"是啊,到山dǐng累的要死,然后让我们背着你下来是不是?"

"而且,当时你拉着我,我就觉得你在偷偷摸我的手,看在我们还是朋友的份上,我当时才没有説出来……"

"徐自知!"林絮脸上一黑,停下来,"胡説八道……我摸你的手?我没事去偷偷摸你的手?我需要偷偷摸女人的手吗?"

徐自知説,"谁知道."

"……"林絮顿了顿,説,"一定是因为你手上汗太多,我擦手被你误会!徐自知,你也太没diǎn自知之明了,我还摸你的手……我……怎么可能!"

那时大.[,!]家一起周末上山玩,徐自知,尹言君,阮素晴,林絮,还有几个当时玩的好的同学一起,人多了也是闹哄哄的,徐自知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因为阮素晴在,林絮来帮她背东西,拉着累的气喘吁吁的她往山上走,还让她觉得十分的别扭,脸上都烧的通红,只是当时本来就热的脸上红艳,才没有太明显.

那时,徐自知的心里有一种偷窥别人的感觉,根本就不敢去看林絮的脸.

若是绕开别的不説,林絮当时还是挺男人的,挺身而出帮她的忙,可是,毕竟是别人的男朋友,不是她的.

当时,两个人的气愤已经很诡异,她一直觉得,他的手在她的手上摸索着,心跟着怦怦的跳着,整个身体都有些僵硬,不听使唤.

此时再看林絮,她再次很肯定,林絮当时……一定就是故意摸她的手!

林絮看着她那肯定的眼神,瞪了她一眼,果断拉着她就往前走去.

林絮当时就知道,徐自知刚开始要背那么多东西,也是因为跟他吵架负气,林絮那时气的打定主意,就让她自己背到山dǐng试试,但是,真的走起来了,看着徐自知固执的走在最后面,累的脸色发红,也坚决不同意别人帮忙的执拗样子,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最后,只好自己走过去,强硬的去拉徐自知.

徐自知还不乐意,一副你干嘛抢我东西的样子,林絮也不説话,直接抢过了东西自己背上了,然后伸手连着她的手也抢了过来,拉着她一起往山上去.

那时,也并没觉得什么.

真的拉在了手里,才觉得有些不对劲.

毕竟还是女孩的手,那么细腻,跟男人粗大的手是不同的.

而且,她本身也是千金xiǎo姐,平时什么也不做,就是握下笔,手的嫩滑可想而知.

他的心控制不住的,便开始加速,那时是名副其实的xiǎo青年,现在的这份镇定都没有,可想而知,心如雷动.

两个人正一起往前走,看到前面也是情侣,正在为要不要进去而理论,徐自知跟林絮两个人在一边看着,原来里面就是古剧院了,吵的面红耳赤的两个人,回过头看见徐自知跟林絮在看着,也不好意思起来.

女生还来理论,"来了不进去看看,像是什么样子吗."

男生耸肩,"我觉得旅游真的是女人的事,跟逛街一样,男人的用途就是拎包……全石头,有什么好看的吗……"

"你懂个屁."

徐自知笑着説,"来一趟看看总没遗憾吗."

女生赞同的diǎn头,"就是,免得回去后悔."

男生看一眼林絮,一副男人应该同病相怜的感觉.

林絮深感确实如此,男人对旅游就如同上街买菜一样不在行.

看着男生被女生拉着下去,徐自知两个也跟着往下走去.

"你看看人家男朋友多体贴,都没你这么多话."

"喂,你没看人家女朋友长的多漂亮呢,我女朋友那么漂亮的话,让我背下去我也愿意."

"你也不看看人家男朋友长的多英俊帅气有内涵!"

两个人的争吵声渐行渐远,后面的徐自知和林絮,却是听的十分的不好意思.

迷路到天黑.

两个人的手一直交握着,不曾放开.

当天晚上实在太累了,却还是被林絮拉着又闹了一会儿,因为时差和步行,一直迷糊的睡到了第二天中午,两个人方起来,一路往爱琴海而去.

爱琴海之畔,游客更多了起来,白色的房屋沿着爱琴海岸边绵延着,远远看过去好像是童话中的世界一般.

徐自知笑着説,"哎呀真漂亮."

林絮在后面忍不住打岔,"漂亮什么,説是童话镇,其实就这么xiǎo的一片,你看,远处黑漆漆的楼房还能看得见呢."

"……"

徐自知转头道,"你能不能别这么扫兴啊,xiǎo是xiǎo了diǎn,现在保留这些建筑也不容易."

照片里大片的漂亮建筑,真的拍的好像童话一样,但是现实中,却只是很xiǎo的一片,确实是有差距的.

照片当然都拍的漂亮,不然怎么吸引客人呢,但是,这里也没差的太让人失望.

林絮是很斤斤计较的人,看到了就忍不住説,瞧徐自知抬起头这样説,只好道,"好好,你开心就好."

跟徐自知拉着手,沿着海岸走着,白色的沙滩,跟蔚蓝的海水连在一起,只可惜是冬天,太冷了,这里只有围观的人,少有寻找刺激的去水里冬泳,大家都只是在岸边散着步.

也有许多亚洲面孔,只是徐自知分不清是哪个国家的人.

这时,那边两个女孩在用日语交谈,似乎因为什么,有争执.

林絮眯着眼睛看了,在这里,也根着用日语説了什么.

那边两个女孩听了,当即开心的走过来,鞠躬道谢,请他再指diǎn.

林絮便低头指着那地图,又説了一遍.

"太感谢了,请问是日本人吗?"

.[,!]

"不,不是."林絮用日文回答两个女孩.

"哦,您日语説的真好."

林絮只是淡淡的笑笑.

"长的也很英俊."另一个女孩也夸奖着.

林絮闷了下,没回应.

两个女孩感激的看着林絮,徐自知因为听不懂,便只在一边看着.

林絮这时拉过了徐自知,介绍説,"我的妻子."

两个女孩便又对着徐自知鞠躬,感谢.

徐自知倍感惶恐,赶紧低头説,"不用不用."

看着两个女孩边议论着边离开了,徐自知扬起头来,有戌拜,"不知道你还会日语啊."

这个是她的男人啊,她忽然会有这种感觉.

林絮很是受用一般的,笑了笑,单手插进了口袋里,没説话,向前走去.

徐自知跟他并肩着,一直侧头看着他的侧脸.

两个人慢慢的走到了海边,看着浪花拍打着岸边,样子很是漂亮.

徐自知説,"以前在温城的时候,我也总爱带葡萄一起去海边,不过葡萄不爱游泳,説起来,好久没看到海了."

她抬起头来,"我脱了鞋去踩踩好了,不然好可惜."

"哎,冷!"林絮皱眉道.

"没事没事不会太冷的."徐自知説着,没管林絮,径自将鞋脱了下来.

"徐自知!"林絮在后面叫着,但是,徐自知已经快步跳进了水里.

水花在脚面上荡过.

林絮双手插在口袋里,为徐自知刚刚的不听话恼怒,唇角抿了抿,自然的抿成了一条坚硬的线条,漆黑的眼眸,也更加深沉.

徐自知跳着在水里动了动,翩若蝴蝶一般.

然而,刚跳了几下,便忽然惊呼了一声,"哎呀."

林絮身形一动,毅然的朝着徐自知的方向跑过去.

好似是惯性一般,思考的必要都没有.

徐自知已经坐在了一边的礁石上,捂着脚背.

林絮跑进水里,当即来到徐自知的身边,抓起了她的脚来,"怎么了?踩到什么了?"

徐自知只是捂着脚,声音好似是受了委屈的xiǎo姑娘一般,"好冷啊,不知道踩到什么了."

林絮皱着眉抬起头斥道,"不让你进来你偏进来,我看看怎么了."抓起她的脚来,他想仔细的去看脚背.

但是徐自知个子也不矮,脚弯在那里,有些不自然,他够不着.

"你低一diǎn脚,我看看."林絮声音更显急躁,干脆抱起了她的脚,放到了他的膝盖上,他单腿跪在了地上,仔细的看她的脚.

水打在他的裤子上,灰白色的休闲裤,一只裤腿已经完全浸湿在冰凉的水里,单腿半跪在地上,他高大的个子不显得矮xiǎo,却更加的坚硬,好像是一块傲然的石头一样.

没看到什么伤口,但是,徐自知的双脚已经冻的发红,一双xiǎo巧的脚,此时冷的好像石块一样.

俊脸抬起来,斜挑起的眼,冷若冰霜,表情也仿佛是冰水浇筑而成.

"我説了让你别进来,你怎么这么不听话,是不是踩到了什么凸起的地方?没伤着,不过这么凉,疼也会更敏感,徐自知,让你给我听话,你就是不听,这么任性,我看你真伤着了怎么办,让我背着你回去?这天有几个傻子还下水的,你看看你."

林絮唠叨起来,那样子跟他冷酷总裁的身份可真不相符.

但是,徐自知看着他冻红了的耳郭,和此时一身潮湿的衣服,有些后悔.

她其实只是一时玩笑,并不是真的哪里疼.

却不想,惹的他这样着急.

此时他生动的表情,让徐自知心里跟着一阵无奈,一阵的感动.

什么都可以伪装,但是担心却伪装不来.

真的就是真的,那瞳孔里都满满的是焦急.

徐自知有些不舍得了,他一定也很冷.

"不疼了,不疼了……你起来吧."徐自知赶紧拉着他的手臂让他起来.

林絮説,"别拉我,你脚不能冻着了,我来抱你上去."

"不用了,我……其实不疼,水也没那么冷."她声音有些弱弱的.

林絮顿了顿,敏锐如他,自然当即发现了徐自知脸上那一抹可疑的娇红.

俊颜一个紧绷,薄唇再次抿了抿,"你可真是……"

"别生气……别生气吗."徐自知看着还蹲在水里的林絮,双手捧起了他的脸来,对着他微凉的唇,亲吻.

看他吓的,嘴巴都僵了.

林絮一时愣怔,看到她有些羞涩的舌,在他的唇上,讨好着,婉转着,欲露还羞.

迎着海边带着咸气的海风,温热xiǎo巧的舌尖,带着diǎn娇媚的意味,让人一时心里一热.

放开了,她捧着他的脸,xiǎo心的看着他,"不生气了吧?"

林絮却还是绷着脸.

徐自知説,"我….[,!]…我就是説説."

谁让你就进来了呢.

他还半跪在地上,有些低,扬起头来,"再亲一下,就不气了."

翘起的唇,带着生动的线条,徐自知看着,心里跟着一荡.

爱琴海的岸边,凉风阵阵,他们靠在一起,浅尝辄止的亲吻.

一下一下,好似是风轻柔的抚摸.

而林絮,却越来越不能满足.

抱着徐自知,他的手渐渐的笼罩她的身体,衣衫也挡不住他越加火热的体温,她的身体是带着香气的,好像是让人难以抵御的毒,他就是中了这样的毒,原本不是他喜欢的模样,却深入骨髓般的,难以剔除.

拥抱越来越炙热的时候,她喘息着推他,"别这样,大庭广众的……"

"去酒店……"林絮咬着她的耳朵説.

"不……"

"周围就有,我刚看到一家."

"……"

他説着,已经不听徐自知的回应,一把抱起了徐自知.

"哎……"

"别动,水凉,走,我抱你过接线的工作人员说会给其答复去."林絮冷冷的斥着乱动的徐自知.

——萌妃分割线——

甜蜜了几天,该写diǎn糟心的事了

滨州治疗白斑病费用
一岁多的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
重庆白癜风治疗费用
友情链接: 镇江美食网